December 08, 2018

2018 MIZUNO馬拉松接力賽

一直很想參加這場接力賽,但都組不出八人加二個候補的隊伍。大學班長兼長跑愛好者的 H 君,靠著堅強的纏功,居然召集了兩隊二十人,來報名這場賽事,更可貴的是其中近半的成員,是平常沒有運動習慣的同學呢。從六月開始,H 君每月舉辦團練,平時也經常關心同學的練跑狀況。年已四旬的同學們,正值事業的巔峰,竟然在班長的感召與督促下,每個都練到可以跑完五公里的程度了。

賽前一晚我們齊聚龜吼漁港的餐廳,賽前補給並安排棒次,再回到野柳的旅館備戰。這場接力賽總長度為一個全馬的距離,分成八個棒次。從金山青年活動中心起跑,路線大部分與萬金石馬拉松重疊,跑到石門白沙灣後折返。最短是三、六棒的 4.7 公里,指定由女生完成,最長是第五棒的 6.8 公里。由於比賽有關門時間,從後段棒次開始陸續關門,所以除了要能跑完大約五公里,平均配速也要每公里少於六分二十六秒才可。由於同學們有些剛接觸長跑,為了減少關門的壓力,就由我負責距離最長的第五棒,儘量快跑來賺取時間。

社會組七點十分才起跑,但全員都要到金山青年活動中心檢錄,並搭乘接駁車前往各個接力站。因此我們四點半就要起床,三輛車載著二十人,浩浩蕩蕩前往金青。因為連兩天值班,前晚又因為認床而失眠,早起時頭痛不堪,吞了止痛藥也不見改善。不到七點就到了接力站,還要等待兩個小時才接棒,就在附近遊憩區的長椅上補眠。事後才發現所謂檢錄只是在號碼布打個勾,其實自己用麥克筆打勾也可以。時間接近時,再自行開車到接力站即可。

我們在 FB 的社群裡,通報每位選手的接棒時間,同學們在大賽的腎上腺素激勵下,前四棒居然一小時五十分就交到第五棒了。緊張高壓的氣氛下,雖然還沒起跑,心跳就已經飆上 140 下。十一月初的氣溫還有 23 度,濕度高體感更熱,還好今日無強風干擾。接棒後,再往西跑四百公尺的上坡才折返。上坡忘了調節體力,一開始就全開衝刺,導致爬坡到一半就失速了。折返下坡回到起跑點,再往回跑到石門洞。第一公里衝得太快,只用了三分五十秒。到了第三公里遇到上坡,跑速降到四分半。此後即使意志力不斷催促,困頓的雙腿也只能維持四分十五秒的配速,心跳也貼近 180 下的邊緣。跑完交棒共用時 28 分 13 秒,用盡全力跌坐在路旁。大汗淋灕,一滴滴從額頭上落下。喘息好久才有辦法走去搭乘接駁車。前幾天睡眠不足,加上前兩公里過度發力,跑完覺得不盡理想,明年若還能參賽,應該還能跑得更好。

回到金山青年活動中心,迎接最後一棒同學,我們這一組跑出三小時五十四分的不錯成績,另一組也晚不到十分鐘回到終點。集體合作跑完比賽的成就感,讓每位同學都很開心。商議明年還要再組隊參加,賽後至今兩個月,許多隊員也養成了固定的跑步習慣,還有一些同學,準備參加半馬、全馬的比賽。也有其他同學想要加入,明年說不定可以組出第三隊或第四隊呢。

October 28, 2018

2018澎湖遠航馬拉松

台灣國各縣市都跑過一次馬拉松,就剩下澎湖縣還沒跑過,因此今年來跑澎湖,完成這個計畫。澎湖連續兩週舉辦馬拉松,下一週還有一場菊島馬拉松,從西嶼跑到馬公,是沒有折返的路線。雖然比較吸引人,但下週還有要事,於是就挑選報名這場遠航馬。

與 A 君、D 君與 P 君相約參賽,星期五一早先到澎湖,租車由跨海大橋遊西嶼。星期六原計劃搭船遊望安和七美,但因東北季風增強無法出航,就繼續開車遊本島的南環線。沿海果然風勢強勁,走路都被吹得歪歪斜斜,真擔心明天比賽受到干擾。

星期天早上四點多就起床,在飯店裡吃了早餐,再步行到一公里外的會場觀音亭。比賽規劃得當,雖然全馬人數不多,只約五百多人報名,全、半馬也有分流,差十分鐘才起跑。

September 17, 2018

第6回白山白川郷ウルトラマラソン

自從 2015 年完成平生第一場 100K 的路跑,就許願每年都可以來日本跑一次超馬,今年規劃參加白山白川郷超級馬拉松。每年在九月第二週舉辦的賽事,今年是第六屆了。雖然不如薩羅馬湖或是四萬十川超馬來的歷史悠久,但在日本跑友之間的評價很高,經常獲選入 Runnet.jp 的百選賽事。路線已經過白山ホワイトロード(舊名白山超級林道)這條景觀公路為號召,這條公路連結北陸石川縣白山市與東海岐阜縣高山市白川村,專為觀光而興建。往年路線從西邊的白山市出發,爬坡跑白山林道後,抵達白山東側的白川鄉的合掌村,折返再跑回白山市,落差來回高達 2500 公尺。由於難度相當高,從去年開始,路線變更為從合掌村起跑,上白山林道再跑下白山市,繼續沿著手取川河谷跑到出海口,往北沿著海岸線跑到松任市。由單純的山景,增加了海景。因只要爬一次山路,落差減少一半,難度可為大幅降低。但也因為跑到平地後氣溫上升,後段在下午跑在無遮蔭的河堤和海邊,去年就因為氣溫過高,完跑率只有六成。

賽事路線(取自官方網站)

August 13, 2018

2018 關山好米馬拉松三日賽

久聞關山在八月份已經舉辦多年的連日賽,賽道優美補給豐富。但自己馬拉松最相近的間隔也兩週以上,不曾連周馬,更不論連日馬了。而且八月天氣熱,台東的距離遠,就沒有動機參加。這次 K 君邀約報名,想說一百公里都可以一次跑完大約 2.4 個馬拉松的距離,這種連日賽慢慢跑應該也不成問題,就一起報名來挑戰。

賽前訓練就比照超馬來開課表,但五月初 Wings for Life 賽後左臀肌的舊傷復發。沒有停跑休息,導致左邊鼠蹊的肌腱也代償性的拉傷。六月份只好減量,傷勢才慢慢復原,但長距離的後段仍會引發疼痛,因此 LSD 的訓練量相當不足。七月份嘗試耐熱訓練,跑過一次正中午出發,雖然只有七分速,卻只能維持半馬的距離就放棄了,七月份的跑量只有 300 公里出頭。練不夠又不耐熱,實在沒有信心。乾脆不練了,八月初完全停跑,去日本旅遊一週,回台灣後也只跑了一次六公里維持跑感。

上個月 K 君爬山時扭傷腳踝,這場比賽只好棄權,只剩下我一個人,趕緊退房改訂 Backpackers。出發當週才想到要訂車票,當然搶不到熱門的花東線,只好自駕前往關山。週四下班後,帶著行李開車走台九線往南,新闢的東澳隧道穿越了蘇花最難開的路段,一路順暢大約十點出頭來到下塌的民宿,房客都是跑友,早已就寢,便躡手躡腳進房休息。

August 04, 2018

北海道山旅(續),第三章:斜里岳

「斜里岳」位於日本北海道的道東,為連結知床半島與阿寒群峰之間的脊梁山系,海拔 1547 公尺,山頂東側設置二等三角點。斜里岳是一座火山,因爲斜里川的源頭而得名。原住名アイヌ族人則稱之為「オンネ·ヌプリ」,意思為大山或老山。從北側的平原眺望此山,獨立峰的造型,從平原拔地而起,相當宏偉而優雅。向北延伸的扇形平緩稜線,深田久弥先生形容為有如孔雀的尾巴。搭乘飛機降落女満別機場時,往東邊看去最顯眼的就是此山,真是無愧大山之名。

於清里町眺望斜里岳

斜里岳的登山口有二,其一位於北側斜里町的豊里,另一位於西側清里町的清岳荘。後者海拔較高,因此利用的山友較多。從清里町上山的步道,沿著一の沢上行,在下二股後分成新舊兩條路。舊道繼續溯溪而上,新道則攀爬到熊見峠,兩者在上二股交會。大部分記錄走舊道上山,溯溪而上較為安全,且可欣賞沿路大小瀑布。下山再走新道,欣賞稜線上的風景。

登山口有一幢稱為「清岳荘」的山小屋,旁邊的停車場也可車中泊。舊的小屋多年前毀於祝融,新的建築 2005 年才蓋好。雖然靠近登山口,但要電話預約不太方便,且住在市區還是比較便利,前晚就預訂了山下的青年旅館。幸運的是通舖的房間只有我一個房客,一人獨享六人房。

行程紀錄:

August 03, 2018

北海道山旅(續),第二章:阿寒岳(雌阿寒岳)

「阿寒岳」位於日本北海道道東的釧路市,位於阿寒湖畔而得名,屬於千島火山帶。此山為兩座山的合稱,「雄阿寒岳」海拔 1371 公尺,位於阿寒湖東側,山體為端正的圓錐形,雖然海拔較低,但正對著湖水氣勢非凡而稱雄。「雌阿寒岳」海拔 1499 公尺,位於阿寒湖的西南側,因火山口眾多,遠望山體較為柔和而稱雌。原住民アイヌ族人稱之為男山與女山,是隔著阿寒湖對峙的夫婦山。雌阿寒岳是座活火山,1996 年初冬開始活躍,1998 年十一月噴發直到 2000 夏季。2006 年三月到八月仍有小規模的噴火。登山活動直到 2015 年才解禁,目前屬於 Level 1 的警戒。(可開放登山,但必須特別小心火山活動)雌阿寒岳設有一等三角點,放置在主峰南側,海拔 1476 公尺的「阿寒富士」山頂。

而阿寒富士眺望雌阿寒岳
阿寒湖畔的雄阿寒岳

阿寒湖附近劃歸阿寒摩周國家公園,動植物相當豐富,以丹頂鶴和綠球藻最為知名。雌阿寒岳的西側山麓,也有大片阿寒蝦夷松的原生林。攀登阿寒岳,通常以登頂最高的雌阿寒岳為代表,如果時間充足,也可效法日本百名山作者深田久弥先生,雌、雄兩山一併攀登。雌阿寒岳的登山路線有三,從北側阿寒湖畔,可走昔日開採硫磺的舊路,登頂剣ヶ峰,繞行稱為馬の背的火山口邊緣後登頂主峰。巴士可達位於公路旁的登山口,交通較為便利,但路線也是最長。最短途徑的登山口,位於西側的雌阿寒温泉,最多山友使用。另一登山口位於西南側的オンネトー湖畔,爬上主峰與阿寒富士之間的鞍部而後登頂。

因為下山後還要開車到下一站清里町,時間不夠完登雌雄兩山,就決定只爬雌阿寒岳做為代表。預計從雌阿寒温泉入山,登頂後,順時針繞行火山口,再攀登阿寒富士,摸一等點後,走オンネトー下山。兩登山口有步道相連,可以形成一個 O 形縱走。

行程紀錄:

August 01, 2018

北海道山旅(續),第一章:幌尻岳(下)

14:20 幌尻岳

站在幌尻岳的山頂,極目所及的崇山峻嶺,都是日高山脈的大小山峰。而這遼闊的山脈,也只有主峰能入列日本百名山。真所謂不來北海道,不知山之廣呀。

洶湧的雲流由西往東流洩